了解情緒訊號(二):自我受害化的現象

情緒

了解情緒訊號(二)

自我受害化的現象

真實的受害者?
在心理學上,有一種心理防禦機制的狀態,稱為「自我受害化」(self-victimization) 。人們未必是一個真實在身體上或心理上受過嚴重創傷的受害者,例如因意外而失去雙肢或被虐待等,卻心裏有一種自己是被傷害的感覺。當遇上一些負面、無法控制、難以解決的事情時,他們或自憐自憫(self-pity)、或怨天尤人,同時無意識地將自己該負的責任減到最低,或以自責的形式,或以指責別人引致如此不利的環境和負面的結果,來證明自己當下的狀態是合理的。

試幻想一下,有個孩子很喜歡攀石,他期望有一天能夠代表香港參加不同的比賽,並且將這項運動傳授給下一代。然而,因為他的身形瘦小,教練對他的訓練特別嚴謹,以彌補身形帶來的限制。在孩子的團隊中,不少的健碩男生亦鼓勵他。然而,孩子忽然沒有出席任何攀石訓練與團隊的聚會。教練致電給他,希望了解孩子突然不再出席的原因:「這些日子怎麼沒見到你?」孩子冷冷地道:「不想來!我知道你們是瞧不起我,否則為甚麼別人可以經常在攀石牆上練習,而我經常需要特訓。其他團員經常有意無意炫耀自己身形健碩……我自問已經很努力,但瘦小的身形並非我能改變的。算吧!我無謂自暴其短,讓人取笑!」

在「自我受害化」的人眼中,他們傾向只看見傷害的存在。但是,過份放大傷害本身,很多時候你或會發現許多製造傷害的人。試想想,當你把那些傷害不斷在腦海中重覆播放、死抓不放時,這樣產生的苦澀感是否比實際經歷的傷害更難受?往往當孩子心裏存有這種想法,這種心理焦點或會讓孩子走向極端或消極。就像上述孩子一樣,他意識不到教練的特訓是為了栽培他,希望他能在攀石的運動上更出色,卻解讀為教練是針對他、瞧不起他;他看不見團員的鼓勵,卻以為團員是暗嘲他身形瘦小。最終,他限制了自己的成長之餘,他的生命亦似乎濃罩著厚厚的苦澀感。

別讓潛在傷害變成真實傷害
我深信沒有人希望每天活在痛苦與折磨之中。我不否認某些經歷對於孩子來說,確實存在著潛在的傷害,但是否讓它成為真實的傷害,卻是孩子能夠選擇的。我經常與父母分享,傷害和祝福是同時並存的,縱然是一個真實的受害者,他們也可不必受害化自己。試想想,若然孩子總是把自己放在一個受害者的位置上,去解讀別人的說話,去看待身邊所發生的事情,即使是一句中性(neutral)的說話,他也會認為身邊的人是傷害他。那麼,他的生命豈不是充滿著一道道的傷痕?

生命其實充滿許多的恩典與祝福。父母們,帶領孩子去發現身邊一切美好的事情,一些對他們充滿鼓勵與感動的人與事。當孩子能夠懂得感恩生活中遇到的人與事,我深信他大部份的時間都會很喜樂,且能從中找到值得慶賀的原因。

文章節錄自EDIT Workshop Publishing Group Limited出版的《父母心的轉化──30篇內在成長的反思》(陳志耀著)並因用途而略作修改。

Skills